EN
证大集团-首页

证大戴志康:做实实在在、对社会有益的事,这就是张謇精神


2017年3月17日,以“中国现代化进程中张謇精神的时代意义——企业家精神与现代化使命”为主题的“张謇大生论坛”在江苏南通举行。张謇嫡孙、原全国政协常委、全国工商联原常务副主席张绪武,南通市委书记陆志鹏,全国工商联副主席、上海市政协副主席王志雄,中央社会主义学院党组书记、第一副院长潘岳,全国工商联副主席、传化集团董事长徐冠巨,证大集团创始人、董事长戴志康,万通集团创始人、御风资本董事长冯仑,上海海洋大学深渊科学技术研究中心主任崔维成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博导干春松,中国人民大学农业与农村发展学院教授、博导温铁军,上海交通大学法学院教授高全喜,零点有数集团董事长、飞马旅联合创始人袁岳等出席。与会各界嘉宾围绕张謇的一生和贡献,深入探讨了“张謇精神”的时代意义。


1.jpg

证大集团创始人、董事长戴志康


以下是戴志康在会议上的讲话: 


“虽然身在江湖,但国家和天下是他心中最重的分量所在”


听了前面的演讲,我很受启发,这次对张謇有了新的认识。尤其是高全喜教授的演讲让我们知道张謇精神不只是企业家精神,张謇是他那个时代伟大的政治家,这一点过去我们很少看到或者很少谈到。

 

我要呼应一下高教授的说法当一个国家的一个朝代在长期发展进入病入膏肓的时期,我们在选择医治时有中医、西医之区分。清朝末年到了张謇时代,像张謇这样很有道德水准的社会贤能,他们肯定不希望国家很动荡,即使看到过去这样的一个集体已经病入膏肓。他可能希望中医疗法,怎样慢慢地、代价小一点地把这个国家修理好、治理好。但是病越来越重,不得不西医来一刀,直接就开刀革命,我们知道很多病西医不能一刀就把它好。我们现在社会流行的慢性病,癌症、高血压、糖尿病,开刀往往死的更快。所以张謇后面做的事情就是他不同意开刀,但刀开了,他做的工作就相当于中医来调理,怎样让这个国家民族这个集体慢慢的恢复健康,从这一点来说他是伟大的政治家,伟大的建国者,我觉得是成立的。

 

今天听了这报告以后,我们要认识到张謇的伟大之处不只在于是一个地方领袖。张謇在南通做了三十年的建设,我们都认同他是一个伟大的士绅领袖,乡绅领袖。实际上他身在江湖,心一直在庙堂之上,虽然没有皇帝的庙堂,但是这个国家和天下是他心中最重的分量所在。

 

他在家乡搞这样的一个实践,无非是要做一个样板,希望这个模式能够为全民族、全中国推广,所以他做着家乡的事业,同时关心着整个民族在社会大过渡时期怎样过的好,怎样把整个国家民族复兴起来。他这样的背景当然是成长经历赋予的,尤其在朝鲜,作为一个幕僚,知道国家危亡过程,作为一个士绅,作为一个读书人,他应该承担什么。所以他回到家乡办实业,不像现在商人们就想着挣钱发财,他是为了救国,实业救国、教育救国是他心中的理想。


袁岳兄弟一直提到我们这些南通人不管现在生活在南通还是外地,我们都有一些共性,今天中午吃饭的时候就说我们南通人身上都赋了张謇的灵魂和血。上海滩有不少老板都是杜月笙的徒弟,出了不少大亨。我们南通这些生意人在外边都有张謇的某种影子,不能说把张謇精神都发挥好,我们都是在他的笼罩下,在他的精神的笼罩下,滋养着。


“有能力的时候就是忠心为公的时候,做实实在在的事,做为社会有益的事,这就是张謇精神”


在我公司大楼(证大喜玛拉雅中心)有这样一幅画:我坐在张謇老先生边上向他请教,背景放的是先前做的伟大的事情,罗列的一些,不见得完整,右边是我做的和我将要、想要做的一些事。在我从上大学开始就是青年学生党员,追求进步,那时候想要学习的就是一心为公,我们读书不只是为了个人扬一口气,为了升官发财,也要为人民服务。所以在20岁的时候,加入共产党我们今后有能力的时候就是忠心为公的时候这是张謇精神。我自己后来下海做生意,心里一直有个想法就是做事,做实实在在的事,做社会有益的事。

 

张謇除了有政治方面伟大的一面,他不只是商人、企业家,不只是有企业家精神,他是个实业家,他有别于资本家,实业家是要做实实在在的事。张謇做工农商学,所有这些事都是实业。而我们改革开放进入了私有化的时代,就进入了资本主义的时代做实业,做企业,做商人是为了资本,无止境地追求成长,这就是资本主义国家这种状态是当下共产党领导的社会主义国家可能也不是很允许的。


我们过去看到社会上一轮一轮首富走马灯的转变,看到很多以资本为中心的寡头的倒台。真正实实在在的做实业,为国为民,有贡献的人,默默的成长,慢慢做,不至于这么危险。学习张謇精神,就觉得要做实业,不要去追求做寡头做泡沫,炒作我们不做这些事,这是在我脑海里张謇精神对我们的另一个启发。因为我本来是学金融的,本科研究生都是一直到工作后来我创业,在这个行业里做小额贷款,做草根金融,服务百万级别的中小型企业和大众。我起步是做证券投资出身的,但最后我做普惠金融小额贷款,也是张謇精神给我的启发和引导。今天的题目是“时代需要张謇精神”,我觉得这个时代需要张謇这样大公无私的精神,实实在在做实业的精神,并且积极参与社会变革,做先锋者。在这种精神的感召下,我最近也在做新的产业的升级换代我过去十五年的时间做房地产,实际上我知道,房地产行业已经非常泡沫化,五年前我就想着要转换,就转到金融,同时还做文化产业。最近一两年开始思考做中医,我要找到与资本的成长和社会工业不太矛盾的事业和产业,最后我找到了中医,实际上是健康产业,做中医的复兴,现代中医。

 

我刚才提到一个国家病了,需要医疗,中医是治病的。如果能够做好医疗的创新,尤其如果能够把中医复兴起来,我们国家民族才能真正的小康。习大大就说了,没有全民的健康,就不会有全民的小康,而现在我们的医疗体系实际上是非常落后社会当下最重大的疾病不再是过去三五十年前的传染病,传染病应对的方式就是现代提议的抗生素和外科这样的方法今天社会的主要毛病是慢性病,是新的一些病,像癌症,像心血管,是跟现在的生活方式有关,这些毛病不大可能通过传统西医的方式解决。你再用西医的高科技,用多少现代化设备,你都不可能解决,所以我们想还是发挥中医的效用。

 

从我个人来说我希望能寻找这样的一个事业和产业,它能应对当下我们面临的疾病大爆发时代。从长远来讲,我们过去一直求外,往外求更多的物质、更丰富的生活,今后可能要往内求,求真正的身心健康和绿色、环保、生态的生活方式。这样的一个时代的形成和到来就需要新的产业,我希望去寻找这样的一个产业符合这样的要求,符合这种精神。


“期待继续发挥张謇精神,期待南通在未来二十年能成为江苏第一大城市,起码是第一大经济城市”

除了我对自己有要求和思考以外,我作为南通家乡人回到南通,对南通也有这样一种期待和期许。张謇时代,他作为一位乡绅在建设南通的时候,他做工业同时带动农业,他把南通的城市规划从濠河一直规划到狼山,规划到长江边,他的农业发展到海边,所以在张謇时代工农业已经在南通整个大地方发展,它已经跨江,已经江跨海。


在今天这个时代我们如何能够继续发挥张謇精神,南通在现代化大都市建设方面能不能做一个达江跨海的设想南通有七百万人口,如果说要完成基本的城市化,应该有一个三五百万人口的大都会在这土地上建起来。过去三四十年的建设里,在江苏苏南苏锡常一直拔得头筹,我期待南通在未来二十年能成为江苏第一大城市,起码是第一大经济城市。

 

苏州现在是江苏第一大,但是苏州在改革开放前的工业基础还不如南通。南通因为张謇,有很好的工业基础,结果由于苏州可能更靠上海近一些,它近水楼台,但是苏州有它的缺陷,它窝在里面,只有南通靠着长江,靠着东海、黄海,还有没有开垦完的滩涂用地。我期待在第二条京沪高铁将要建设的时候,也就是上海到北京在沿海再开一条高铁不再是从南京、安徽绕的时候,南通就在地理上有跟苏州、昆山一样的优势。这条优势呈现出来的时候,我认为南通有更大的未来和想象空间,所以即使其他地方没有机会,南通一定有我们第二次大的浪潮,因为南通有张謇定下来的江海大志、宏伟蓝图,我们有靠江靠海靠上海的这样一个优势。

 

我希望我们新南通人民有这样的一种信念,南通将成为长江口、上海边上最闪耀的未来城市。我作为南通人也希望在这个过程当中贡献我们自己的力量。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