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证大集团-首页

《财富管理》专访戴志康:艺术品投资正是最好时机


收藏艺术品就是选择一种高贵的生活方式,这种生活方式能够提升生命的境界,追求灵魂深处的自我满足。


640.webp (1).jpg


随着国内富裕人群的不断扩大和精神生活的日益丰富,人们的文化品位逐渐提升,越来越多的资金流向了艺术品市场,各古典艺术收藏品以及现当代艺术作品争奇斗艳、百花齐放,成为富裕人群所推崇的一股投资热潮,吸引诸多投资者跻身其中,试图斩获硕果。但对于大多投资者而言,由于艺术品领域特有的专业属性和文化属性,他们看不清艺术品投资的未来趋势。

3 月 5 日,借证大文化高端艺术收藏家俱乐部喜玛会举办“丁酉鸡年,迎春共话艺术未来”高端沙龙的机会,《财富管理》杂志采访了国内艺术收藏家、证大集团董事长戴志康。作为国内艺术收藏和投资的领军人,戴志康是文化地产项目的推动者,其九间堂、大拇指广场、喜玛拉雅中心等单个文化地产项目良好地诠释了中国文化的内涵 ;同时,他也收藏了诸多举世名作 :《文征明山水手卷》、龚贤《静壁飞泉图》与《人马图》、徐悲鸿《醒狮图》、李可染《韶山》、董其昌和任伯年等名家的字画作品……基于丰富的理论知识和实践经验,对于艺术品投资市场,戴志康有着自己独到的见解。


古典名作的价值被低估


众所周知,艺术品投资是一个既古老又常新的领域。称其古老,是因为艺术品收藏历史久远,在现代金融还未来临之前,这个行当就已存在;说其常新,在二十世纪以革命为主流的历史进程中,随着中国传统文化的整体沉降,艺术品收藏也出现了空前的历史断裂,直到80 年代改革开放后,艺术品收藏市场才逐渐回暖,艺术品投资市场开始显露生机,蕴藏着巨大的机会。

事实上,尽管近年来不断有艺术品拍出惊天价格,但社会居民财富资产的配比仍处低位。“但近三十年来,国内的民众(尤其是中产阶层)仍旧把目光集中于股市、汇市、房地产等领域,对于艺术品资产的配比忽略了。”戴志康介绍,目前国内的艺术品资产配比普遍偏低,国内的艺术品投资市场还未启动。

640.webp (2).jpg


“不少古典时代的艺术品,现有的价格并不贵,价值普遍被社会低估。”在戴志康看来,国内真正好的艺术作品还未被挖掘。“比如从唐朝到清代期间所出品的字画,其档次是世界级的。这些优秀的艺术作品放到世界的文化艺术史来看,其价值在目前是远远被低估的。”

艺术品是投资收藏界的无上明珠,尤其是那些最高端的古代艺术品,历来占据至高的文化地位。那些我们所熟知的名家名作,无论是东方的荆关董巨、刘李马夏、倪黄王吴、石涛八大等,还是西方的文艺复兴三杰(米开朗基罗、达·芬奇、拉斐尔·桑德罗)、十八及十九世纪的各种流派(古典、现实、浪漫、印象诸主义等流派),都是跨时代、跨地域的文明瑰宝,是全人类公认的最具价值、最不可能贬值的投资收藏品。戴志康认为,这些世界级的,具有文化史意义的艺术品是任何时候都值得买的。

就中国而言,古典绘画艺术肇始于唐、形成于五代、鼎盛于宋元,至明清更一步发展了文人画之后,绘画艺术革新流变,绵延至今。经过一千多年的艺术嬗变,使得名人佳作层出不穷。较之于欧洲,中国绘画史整体要早过 500 年(董源的时代是公元 10 世纪,达芬奇则在 15 世纪)。但又由于历史的原因,留下来的作品已经非常稀少。戴志康举例说,目前留存于民间的宋画不超过 3000 件,明清画作约宋画的十倍以上,但当中国的富裕人群意识到艺术品(尤其是古书画)在财富配置中的地位时,这些古书画的存量则远远满足不了他们的需求。

也正因此,对于业内外流行的艺术品市场存在泡沫之说,戴志康则直言不讳地评价到:虽然目前个别艺术品的价格存在泡沫,但就整个艺术品市场而言,并不存在泡沫之说;与之相反的是,当前正是艺术品投资的好时机。“古代优秀的艺术品正值‘淘宝’阶段,而当代艺术中,好的作品也具有巨大的升值空间。”


国内民众的艺术品配置还处于低位


      在民国时代,真正对艺术品具有消费能力和投资能力的富裕人群,在社会上的占比不会超过 1%。但这 1% 的人群引领了当时艺术品收藏的风潮。是时,没有宋画就不算有身份,但凡家中宴请宾客,其最大的看点不是建筑面积,抑或家具沙发,而是挂在墙上的艺术品。

为什么艺术品这么受青睐?戴志康认为,艺术品以其最直观的呈现,最容易走进人心,艺术作品中所涵盖的特定逻辑和情感信息,让创作者、收藏者获得了某种生命的关联,从而展现出一个人的审美情趣和精神境界。因此,评判一个社会的整体文化艺术状况有很多方式,比如社会公众的文化艺术的知识水平,居民消费中的文化艺术消费的观念、偏好和实际比例等。

其中,艺术品在居民资产配置中的配比就是重要的衡量标准之一。事实上,在当前国内人们的资产配置中,艺术品的配比过低,处于萌芽状态。究竟什么样的配比相对合理?戴志康论述到,一般而言,艺术品在社会居民的财富资产配中,至少应有 5% 的份额。也就是说,1000 万资产的房子,必须配上 50 万左右的艺术资产,才算是相对合理的资产配置。戴志康介绍,目前国内能做到这个配比的投资者还非常稀少,大多人对于艺术文化资产配置的比例远远低于物质财富的资产配置,甚至接近为零。5% 是一个合理资产配置的底线,而国内中产阶级还远远未达到这个标准。这就意味着,中国的艺术品收藏投资市场,并没有真正启动,仍旧处于星星点点的萌芽状态。

这种低配比的情况有着深远的历史和复杂的现实原因。20 世纪,中国大半个世纪处于革命的洪流中,在争取民族独立和政治民主的历史进程中,也伴随着文化激进主义,造成了对传统文化艺术的价值漠视乃至意义否定,艺术文化的传统的也出现了空前的断裂。

三十余年来,人们对于文化艺术的需求,要远远低于或晚于对物质的需求。人们习惯于“先吃饱饭,再谈其他”、“先赚钱,再想其他”的思维,以至于到今天,我们仍旧处于强大的历史惯性之中。即便进入艺术品投资领域,其艺术素养以及鉴赏能力也亟待提升。

培育市场需要观念跃迁和知识补课


       在戴志康看来,艺术品市场的繁荣兴盛时代,最起码还要经过 5年至 10 年的时间 ;其兴盛的时长,应在 10 年至 20 年之间。在 5 年至10 年的发展时期内,是不断培育市场的阶段。“要唤醒人们重视艺术品文化和对艺术品投资的观念,补充人们的艺术品知识。”

在培育市场的阶段中,艺术文化的教育显得尤为重要。无论是高端的古书画、近现代名家名作,还是处于发展期的当代新人新作,以及当代油画、水墨画、漆画、版画、陶瓷等更丰富新奇的艺术样式,大多数艺术从业者对此都存在着一定程度的盲点。“在过去的时代,50后和 60 后的教育是中断的,70 后和 80 后也没有接受像样的艺术审美教育,90 后可能稍好一点。但总体来说,社会民众和中产阶层,都普遍缺乏对艺术的认知和审美。”戴志康介绍说。

一个成熟的艺术品市场,需要一批专业的艺术品投资机构、从业者以及庞大的收藏者群体,他们需要了解艺术史,能对艺术品进行价值批判。在艺术品投资领域内,他们必须具备相应的公信力,并形成多门类、多梯次的专家阵容,在信息传播、标准衡量上树立评判机制,发挥应有的作用。不仅如此,艺术品投资市场还必须形成信息透明机制和完整的价格体系。“不懂的,我们可以慢慢学 ;没有的,我们可以一步一步搭建。”

无论是涉足艺术收藏还是艺术投资,在戴志康看来,国人需要文化自信,用文化力提升国人的文化素养和艺术素养。作为国内艺术收藏和投资的领军人,戴志康对中国艺术品文化有着浓烈的爱和强大的文化自信,而他的文化崇信并非只是集中于艺术品本身,更多的是一种文化艺术生活方式。他认为,收藏艺术品就是选择一种高贵的生活方式,这种生活方式能够提升生命的境界,追求灵魂深处的自我满足。

为此,对于艺术品投资兴盛时期的文化形态,他描述到:人们有了闲暇的时间,不是三五成群地喝酒、打牌和唱 KTV,而是会想到走进剧场听音乐会,走进美术馆看展览,这样的社会才是真正的文化复兴的社会,每一个人都有着优质的生活质量的社会,才是真正当得起华夏文明古国、诗书礼仪之邦的社会。


640.webp.jpg


事实上,提升艺术品素养和鉴赏力并非一朝一夕之事,在积累沉淀的过程中,进行准确的投资也相当重要。仅以短期投资而言,戴志康推崇的是当代山水画。“山水画是中国古典画的主流与核心,是国人在艺术领域里的突出贡献,是中国人情思中最为厚重的沉淀。大陆文化意识中,以山为德、水为性的内在修为意识,让中国的山水画流露出国人特有的文化意境、气韵格调和人文色彩,展现出中华民族的历史底蕴、古典底气以及国人的性情。古代的艺术不可复制,但是当代有当代的思潮。”他认为,国内当代的山水画在酝酿之中,在今后十年到二十年之间,将会出现一批伟大的当代山水艺术家。“届时,通过一百多年对西方的开放和学习。国内也可能出现文艺复兴,当代山水画的价值也将得到体现。”基于对艺术品投资领域的深刻认知,戴志康对于艺术品投资的未来充满信心。(文/罗梅芳)


首发于《财富管理》2017年第28期 三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