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证大集团-首页

证大戴志康:艺术审美回馈社会已十年


来源:第一财经


“12月18日上午,证大集团创始人、董事长戴志康应第一财经CEO、第一财经日报总编辑周健工邀请出席“2015第一财经中国企业社会责任高峰论坛”并发表《投资家讲故事》主题演讲,回顾如何耗时十年、耗资数亿打造上海喜玛拉雅美术馆承担社会责任回报社会大众的心路历程。”


图片2.png

 

各位朋友,早上好!今天应第一财经周健工的邀请让我过来跟大家聊一聊企业社会责任。第一财经搞企业社会责任的评选已经十周年了。正好十年前我做了两件事,参与了两个方向的社会公益事业。


第一件事,十年前,我参加了阿拉善SEE生态协会,企业家们在一起说,防治污染、生态保护。那时候讲说北京有风沙要防护风沙,阿拉善是内蒙西部的沙漠地区,说北京有风沙是因为那边生态被破坏,沙子吹到北京、韩国、日本去了。结果十年了什么情况?风沙也没有了,风也没有了,因为北京已经看不见了。


我们很失望,搞了十年什么都没有解决,实际上阿拉善是不是让生态改善了?我们觉得不明显。倒是现在北京,这帮企业家们想要保护的北京变得看不见了,所以我去北京也很少了,就算是出差也是当天去当天回不在那儿待了。所以搞社会公益不容易,大家知道搞这些事都是有影响力的人,但是实际上难做,没有什么效果。


那十年前,我同时在上海做什么事呢?我做美术馆,喜玛拉雅美术馆,今年也是十周年了,应该说我自己兢兢业业干了这件事算是在上海有一点点影响,起码是在我们浦东联洋社区,大家都看到喜玛拉雅美术馆都会有一些展示活动。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敦煌展,希望大家去看,上海20年来最重要的展览,没有别的。这使我花了两年的时间,仅这一个项目花一千万的投资,请敦煌艺术到上海来,同时请20位艺术家与大家对话。


这十年,这两个公益事业给我的感受就是,企业家们不管你有多大能耐。首先是做好企业不容易,现在经济低潮,如果企业家不花百分之八、九十或者是全心全意投入到企业转型升级的过程中来,企业本身就有危险。慈善事业、公益事业的本身有的时候比企业更难,比做好一个企业更难。


我知道在座有些是专业做慈善事业。就我来讲,我是做投资的。让我分析一下股票市场怎样、房地产市场怎样,我很容易告诉大家怎样发财。但是把美术馆做好,把一个生态链做好,比搞企业难得多,这是一个另外的专业和挑战,有的时候是需要花时间的,不止是钱的问题。


钱有的时候能够为社会救急,你拿钱过去至少没做错。哪个地方救灾、医院救命给几万块钱这没错,这叫偶然性地做一、两件好事。难的是持续性做好事,作为事业,把慈善、公益作为事业这就是一个挑战。


我们看到江苏有一企业家捡破烂的,捡到钱去做好事。但是总让人笑话,他认为他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但是人民总认为他有企图。我们阿拉善协会的那帮人在那里,说要和沙漠战斗,有人说很可笑,就像唐吉诃德一样的。所以我想有时候两件事一起去,全心全意做可能好做。这是我在思考的,能不能找到一个途径,能不能找到这样一个事。


我今年把房地产公司卖了,证大房产原来是香港的上市公司。房地产行业我做了15年,这个行业走上峰路线的时候,我把我对于社区建设、建筑美学这些关系融入社区开发,和建筑、创意合在一起去。


在房地产非常火爆的时候,你做作品,你精打细作慢慢琢磨,这样越等越涨价,勉强实现了人文、美学的理想与房地产的结合,可是房地产走下坡路,房子不再涨了,这时候理想没法儿承载,所以我就干脆卖掉了,我的理想可能会把企业拖垮。所以转型,我还算找到一个方向跟大家分享。


我过去做房地产的时候,同时做美术馆。美术馆主要的活动就是推广当代艺术,美术馆是一个教育场地,供大家欣赏、学习美学。在这个过程中,我自己也是作为一个学生十年来跟着美术馆一起成长,从一个百分之百的门外汉,逐渐感受到艺术、审美给我的激动。激动以后理性思考,探讨生活的真谛,我们过去十年或者是更长二、三十年我们茫茫中追求,无非是衣食住行方面要更多、更好、更快。


实际上,我发现人们的追求,当衣食住行的基本生活需求得到满足以后,你再使用更多、更好、更大是很难让你心安和满足的,在这当中持续的追求是会让人发疯和发狂的。所以人们最好是在满足基本生活要求以后,走向对审美的追求,对精神、心灵的追求。


这样的追求又不能成为当下或者是今后消费升级的主打方向,在这样的方向下,我们能不能走向艺术、文化产业。过去,我对艺术文化的追求是一个个人的爱好,作为一个公益事业,跟企业的经营是另外一张皮,它不能带来盈利,反而可能影响企业资本运作。


就因为那十年我没有找到结合,我就把证大艺术作为艺术公司,专门做艺术品经营、专门做艺术家。过去我虽然没有把艺术作为产业,但是我还是做了收藏,我说我做当代艺术发展,但是我收藏的是中国古典艺术,我没有花钱买一件当代艺术作品,我觉得现在当代艺术还是处于非常雏形阶段,但是价格到了非常高的阶段,所以没有买。


艺术收藏给了我很大的信心,我过去花的比较便宜的那些几百万、几千万一件作品的投资起码增值十倍,比我在房地产投资收获还要大,我做十年房地产开发了很多的小区,但是大家没看到我收的几卷东西带来的财富增值比房地产还要高。


艺术文化在当下也是可以商品化的,尤其是可以投资,可以有价值的。所以思考当下的时代,也许艺术文化的消费可以成为新经济。上个星期我们把一个证大文化发展公司改成股份公司,2016年准备上市。已经完成A轮,希望后面的B轮、C轮能够快速完成,迅速地把这个产业做大,这样把对文化的影响融入到经营当中。


对文化的感受,简单提几个题外话。艺术如何判断它的价值,我们做企业的时候,如果你们有经营有观察,你们会发现一个伟大的企业家,伟大的人文企业家一定会有伟大的作品,这个作品就是企业本身或者是企业的产品。


我们看苹果手机,除了大家知道它是一个科技产品,同时它是一个文化产业,你看它的设计从iPhone4开始,它就是极简主义非常美的作品,它是一个美学作品,这个作品里面我认为它就融合了创业者的身心、修养。所以我们会看到当下房地产行业,什么人做成作品,什么人做成产品。所以当代艺术家的作品价值能否很高,我认为你要看它的价格能否撑得住,就看后面的艺术家是什么样的人,作品一定是与人相关的。


我们做一个企业,把所有的身心倾注企业,企业的人才、管理、产品都倾注了企业家的力量,一个艺术作品一定是艺术家能量的投入,一个作品能值一个亿或者是几十亿,那这个作品背后的艺术家一定是伟大的人格。艺术是人格力量的投入。


这给大家的思考就是我们对当代艺术怎样看,最基础的就是审美,但是审美几千年,凭什么你的东西有价值,东西有价值一定是看人。所以我们对未来艺术文化的投资我们是要看修行、看修养。这是跟所有企业家的道路是一样的,我们做投资就是投好人,研究好人。


这是一点感想跟大家分享的,我们背后给大家看的背景是喜玛拉雅美术馆十周年的回顾片再加上敦煌展,敦煌是我们中华文明历史上最辉煌的一段历史的记载,曾经敦煌作为中国陆路口岸开放而辉煌了一千年,一千年沉淀下来的艺术、历史等各种东西,是值得上海人民回顾和回望的。上海作为开放口岸才做了一百多年,上海能有一千年的辉煌吗?需要什么样的力量能把一个城市持续一千年,这是需要我们回顾的,尤其是学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