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证大集团-首页

《接力》证大戴志康:富二代该怎样挣钱和花钱?


都说挣钱是一种能力,花钱是一门技术。就连马云也曾在公开场合表露“花钱比挣钱难太多”的困扰。对于二代企业家而言,学习如何挣钱和花钱也是一门必修课。上海交大海外学院基业长青•创二代班七期学员日前在上海拜访了证大集团董事长戴志康,现场聆听了他的生意经,并向这位企业家导师学习挣钱与花钱。


640.webp.jpg

▲证大集团董事长戴志康


花钱没方向,动力就不足


戴志康是地产界具有传奇色彩的人物,上世纪90年代初凭借在金融投资赚得第一桶金。1992年,戴志康成立了证大集团,目前已发展成为拥有金融投资、文化艺术、资源矿产、互联网TMT四大业务板块的综合性投资集团。2002年,上海证大房地产有限公司在香港主板市场成功上市。


在戴志康看来,“花钱有时候比挣钱还难。”而他自身的经历,其实正是一个一边挣钱一边花钱的过程。这位资本大鳄直言:挣钱如果没有一个花钱的方向,动力就不足。


《圣经》说,富人进天堂比骆驼穿过针眼还难。也正是这句话,让戴志康比较早地进入了思考“怎样花钱”的一个状态,“生命的意义在哪里?所以我用一半的时间在做花钱的事。”长期以来,戴志康一直保持着创业者的状态。“我敢花钱花得一分不剩,心里不恐慌。”戴志康的长项是“对下一个时代该怎么挣钱看得一清二楚”。戴志康能“把挣钱的事和花钱的事融合为一”的本领让二代企业家很是羡慕。


“2000年前后,上海人特别迷外,政府的口号是引进世界500强, 企业的口号是争做世界500强。当时上海房地产市场的景象就是大部分房子是欧洲风格,没有人说要做中式的。”戴志康心里不服气,决心要造非常中国的“现代中式”别墅。于是有了上海九间堂别墅。九间堂的问世,使得中式不再是二流,房型设计再现了“庭院深深”中的中式建筑传统和建筑意向。戴志康也成为中国中式园林的缔造者。


后来,戴志康又开始打造了喜玛拉雅中心这一当代中国文化创意产业的综合商业地产项目。其实在此之前,证大已经开发了大拇指广场,它作为社区商业地产项目在浦东是独一无二的,为什么不继续把这个模式复制呢?二代们表示疑惑。


戴志康是在一次法国巴黎的旅行中受了“刺激”,他在参观了巴黎的蓬皮杜艺术中心后深受震撼。“都说上海是‘东方巴黎’,但是没有一个像样的美术馆作为文化地标是徒有虚名的。只有灯红酒绿成不了‘东方巴黎’。”戴志康决心要挑战它,开始了他人生中又一笔巨额的花费。


文化类消费将是未来的大产业


喜玛拉雅中心的打造整整花了十年。“现在把房子盖好了,要把美术馆运营好,我看还得十年。”戴志康爱好艺术收藏,上海喜玛拉雅美术馆拥有了一个60多人的团队,光人力、管理、活动的花费一年就需要3000多万元。


毫无疑问,过去十年间,戴志康一直是上海地产界的代表性人物之一。他曾以92.2亿的价格成为上海“地王”。2013年底,他还宣布大举进军海外,将投资80-100亿美元,在南非打造一个“陆家嘴”。


但就在2015年年初,上海证大集团发布公告:戴志康将其和女儿戴陌草持有的上海证大房地产有限公司42.03%的股份,转让给中国东方资产管理(国际)控股有限公司。此举在地产界引起了不小的震动。地产“玩家”戴志康,决定不“玩”地产了!


对此,戴志康解释说,退出房地产行业是指不再投资新的地产项目,不会卖掉手中的资产,依然会将老项目做完。离开地产后,证大集团将回归金融主业,以全新的姿态,打造互联网时代的新型投资集团。


640.webp (1).jpg

▲上海交大海外学院基业长青·创二代班学员代表朱霖(左)、邵炜(右)为戴志康颁发企业家导师聘书


谈及传承,戴志康认同百年基业很难。“像我女儿就不会做生意,我也没想过传代的问题”。未来我们该做什么生意?现场的二代有些迫不及待的想倾听戴志康面授机宜。戴志康以最近的电影黑马《夏洛特烦恼》为例,谈到了电影产业。五年前最好的票房可能就是2-3亿元,现在可以到达20多亿,但是投资金融没见涨多少。在他看来,“这个原来很难赚钱的行业变得很赚钱。”


“但你不一定非得做电影,只是说消费升级了。”在戴志康看来,文化类消费将是未来的大产业。他告诫二代要有像父辈一样的创业精神,参加新一轮的竞争。“家族的产业不一定跟得上新的时代,这就需要在你们手里再创业,要像一代一样去奋斗。”戴志康勉励二代企业家要争做“创二代”。


(全文刊载于接力杂志2015年12月刊)